我爱的男人(初恋)爱男人

北京代孕交流 北京代孕 4个月前 (07-27) 0 90

看到版上有妈妈提到初恋情人,这段往事藏在我心中很久很久了

我想把他宣洩出来,希望其他妈妈不要介意谢谢

-----------------------------------------------------------

199809-18

晚上店里打烊后,Kevin来找我,希望我们俩人能好好坐下来谈谈,那是凌晨十二点多,夜开始慢慢沉静。

「妳知道吗?妳跟他在我心里一样重要。」这是争吵半年来,Kevin第一次这么冷静跟我谈话,心平气和。

「是吗?」我不以为意,真的不以为意;因为他的所作所为早已伤透了我的心,再也无法去癒合这裂痕,这半年多来我的心几乎天天在淌血。

「他对你比较重要,我不算什么。」如果我在你心中很重要,今天就不会蹦出你爱的是另一个人,而且还是个男人。

「为什么妳老是要把我往他那边推,这样妳会比较快乐吗?」他的眼神对我来说,以前或许是个令我迷恋的原因,但现在我只看见一个困惑的人,他的心正在迷惘中。

「我没有把你往外推,是你自己!是你自己要把自己塑造成你想像的那个样子,没有人可以逼你做任何事,包括爱上同性!」我知道自己有点超乎冷静,但我看到的是事实。

「没有人会愿意看见这样优柔寡断的你,也没有人会希望你变成这个样子!尤其是我……。」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很重视他,也曾想过要与他走向未来,或许我们会有结果,但现在……是不可能了。

「妳是我生命中第一个很重要的女生,所以我很重视妳也很在乎妳;包括妳对我的感觉还有妳对我的一举一动,我都在乎。」他的眼眶开始湿了。

「我希望能获得妳的谅解与包容,别人我不敢去奢望,也不敢去承认我有这方面的性向,但只有妳,我能这么坦然地告诉妳跟妳分享我的喜怒哀乐;妳是所有人里最了解我的,妳知道吗?」

我笑了笑,因为这都是实话。这世界可能没有女生会像我一样,面对自己所喜爱的人,得知他是个双性恋者后,却还能如此冷静地去接受他跟另一半关怀他们。

「妳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一直以来都是!我知道自己伤妳很深很重,但我并不愿意!我希望我们能够回到从前,每天都过着很快乐很平顺的生活,不要再为这些事吵闹,弄的两人都不愉快。」他握住我的手,告诉我他的希望。

「很难……。」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时该是明白拒绝他的时候了!我不能再因此而让自己每天处在水深火热猜忌嫉妒中;我有我自己的人生要过,不能再因为他或任何人而心软。

「我喜欢我们从前在一起的感觉,那种虽然天天溺在一起,但却是知道目标在哪;但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你要的我已经给不了了,而能给的我也已经尽力而为了,我没有办法继续当你们的陪客,我累了……」我不喜欢每当三人出去时,我就又恢复成他的女朋友,这样的关係,已经让我很疲倦。

「为什么?就像以前一样,只是现在多了一个人,就当一群朋友出去玩,在朋友眼中我们还是一对,只是多了一个小夏。」

「已经不一样了,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而我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天真的我;我们都该长大了,如果以后你们要出去……请不要找我,还有其他朋友可以陪你们,但真的请不要找我!」我讨厌这样的三角关係。

「爱应该是一对一,而不是共同与他人分享。这样……对我跟他而言都一样难堪,为什么我们要对你付出这么多爱呢!」

「我喜欢妳,但我也喜欢他,两者我都没有办法取捨!」他终于说出来了,答案竟是如此自私。

「我知道。」

「妳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来不及了……太慢了!」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如果在事情刚发生时你就懂得去思考,事情不会僵持到现在还无法解决,其中一个原因正是因为我还是喜欢你。

「不会,怎么会来不及?」

「你爱男生并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我不知道就算了,而且那时候你是一对一的爱,如果说你是双性恋,我倒宁可相信你是同性恋大于双性恋倾向。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就算你跟他分手了,往后还是会再喜欢上男生……。」那样,我的忠贞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可是我还是爱女生……」

「你爱上跟男人在一起的刺激,也爱跟女人交往的正常欲望;但是时间是有限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你两者都爱的自私行为。或许,我很重视你很在乎你,但我必须离开你,因为你并不会因为我的一句话就捨弃另外一个,也不会因为我的感受而恢复异性恋身份……我真的很累!不想再当你的挡箭牌!」因为还有重视在,所以难以割捨这份感情,因为还有感觉在所以无法理清这段友情。

「现在的妳……还喜欢我吗?」语重心长的他问了这句。

听到这句话,我的泪水更不听使唤的像瀑布一样。

「可是……你却不能只爱我……也不会跟我有结果……」那么,我对你所有的付出即是多余的。「因为……我要你要把所有的爱都给小夏……。」勉强挤出最后一句话,我泣不成声。

「为什么……为什么妳一定要这样……」

我摇头猛摇着头。因为我知道,如果不让自己先对你心死,将来势必会让自己更伤心难过。

「难道……我们只能变成朋友吗?」他红着眼眶,似乎我伤他更深。

变成朋友……不好吗?至少,我可以不再对你有任何期待与奢望至少,我可以不再为你的事而感到伤心难过甚至痛苦不已。

「答应我……你要好好去经营这段感情……这是我目前唯一能给你的祝福,也是唯一能做得到的回答。」

这个晚上,我们都哭了。

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彼此对彼此的重视有那么深那么重,但重要的是我们都将心里头的话讲开了。

其实,还是那么喜欢你,但仍是忍住了自己真正的想法;因为,有爱才会如此宽恕,因为,还有爱才会如此割捨不断。

甘肃代孕费用


你是访客,请填写下个人信息吧

暂时还没有回答,开始 写第一个答案吧
那段往事~ 那段往事~

你的心是一座天秤 常拿来衡量别人的真心

无法将心剖析让你知道 明知这是我们的天性

但是 我仍无法将你的思想看透

你 一个谜样的男人

一个像朋友又像情人的好朋友

一个像知己却又像自己的金牛座情人

我很在乎你,在乎到连我自己都深觉意外,或许不该如此深受你的话语影响,然而我却一而再再而三深陷你的温柔。

想试着去离开有你的一切,然而我办不到!我曾试着去躲避你深情的眼眸,然而我仍躲不掉!你一直是你故事中的主角,而我只是众多主角中的之一,没有任何的重量可以使你祇在乎我。

一齣我无法导演的戏,我当不起里头的女主角,也无能挑选心中的男主角,我的世界只剩下我跟我自己独自唱着独角歌剧,等待也将会变成无限期!而你却已不在我的期待之内!

-----------------------------------------------------------

19970110

从那次起就没跟他再见过面,一星期了!他也许还在忙吧!我想。

「好无聊唷!」我喃喃自语的念着,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实在无奈。最讨厌星期日了。很难找到一个朋友是有空的。

家里头的人正準备要到鹿谷山上摘水果,真是够闲情逸緻。突然,老妈叫我。「要不要跟我们去呀?」她从门外敲着我的门。

「我想睡觉,你们去就好了!」我懒洋洋的躺卧在床上回着,我的房间就差没电视可看罢了!哦……还欠冰箱啦!

「好!那我们出门啰!自己在家小心点!」说完,老妈立刻走下楼出门去啰!

他们出门后,不一会……。一个令我意外的人出现了。

「嘿!听到我的声音这么惊讶呀!」是他呀!真是罕客哩!他就站在我家楼下的公共电话打电话给我。我下楼按下电动铁门,隔着玻璃门对他笑着。

他对我指了指,要我连玻璃门也打开,这样他才能进来。我摇了摇头伸手隔着玻璃门摸他的脸。

「妳这样哪摸得出来呀?真的不开门让我进去坐坐吗」他笑道。

迫于无奈的我只好请君入瓮啰!(是请君入座才是……。)

「请进。」

「妳一个人在家?」他一进门便东张西望的,看着四周。

「嗯。」

「你爸妈他们人呢?」他问。

「上山打猎去了!」我开玩笑说着。「要喝水吗?」我问。

「谢谢!妳怎么没一起去呢?」他接过水杯。

「我低血压,没力气!」我瞇着眼回他,顺便往楼梯方向走去。

「妳要去哪?」他紧张的问着。

「继续睡呀!」

「啊!都几点了,不要睡了!该清醒了!」他看着手錶说着,还指着现在是十一点多了。「那我呢?」

「没办法!我低血压嘛!」我苦笑回着,边挥手表示要他自己招呼自己。

「我可是客人耶!妳怎么可以放我一个人在这里?」他开始抗议了。

「随便你啰!」我边抓着楼梯手扶把,软趴趴的往三楼走去。

「喂!」没想到他也跟了上来,还一把抓住我,搂着我的腰,像抓大型玩偶那样带我往上走。

「没办法!妳说妳有低血压嘛!我扶妳一把啰!」他笑着说。

「哦!谢谢!」

「不客气。」

他一进房门就开始看四周,幸好我的秘密平时都藏的好好的。

「这是我第一次来妳的闺房。」他说。

「嗯。」

「妳房间也有满多小玩意的嘛!」他顺手拿起我收藏多年的义大利陶瓷娃娃看着。「好像妳哦!」他看着我又看看娃娃笑道。

「是呀!因为她长得像我,所以才买她呀!」我说。

「台湾买的吗?」

「不是耶!在义大利买的。」我说。

「哇!妳去过义大利?」他好奇问着,坐到我床上。

「没有呀!」

「那……」

「是我老爸买的啦!」不等他问完,我先告诉他。「喜欢吗?」我问。

「很可爱!要送我吗?」他回。

「怎么可能!天才!」我摸摸他的头笑道,将娃娃放到手上。

「哦!」他闭上眼睛扁嘴说着。「那借我回家摆好了!」他问。

「借你?」我想了想,又看看他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好吧!可是不可以破坏她哦!」将她放回他手上说着,虽然捨不得!但是,相信他会好好爱护她,就借他吧!

「记得哦!」

「当然啦!」他说。「改天来我家玩嘛!妳好久没来我家了!」他将娃娃收好放进盒子中,包好。

「有空吧!」我笑笑的说着,其实是满怕到他们家的,因为……很麻烦。

「想什么?」

「没有!」

「是吗?」

「嗯!」

「我们去吃饭好了!」

「啊?」

「去我朋友开的店。」

「哪里?」我呆看着他问。

「就是纽约纽约呀!上次跟妳约会的茶店呀!」他说。

「哦!」我迅速回着,那地方真的不错!设计的很特别又好看!很有美式风格的餐饮店。

「他们最近有新的产品进来啰!」。

「真的吗?」我问道。

「嗯!到了妳就会知道了。」他故装神秘状,要我等着瞧。

「好呀!」

「开车?」他说。

「好呀!」我顺口就回了。「不对呀!我家的车开出去了呀!哪来的车让你开呢?」我疑的问道。

「我的车。」他笑着回我的疑问。「可是停车位可能不好找,今天是假日……伤脑筋!」他皱起眉头来了。

「那随便吧!」我拿着机车钥匙给他,任他选择。

「还是开车好了!今天那么冷,我怕妳冻僵了!冷吗?」他做出一副僵硬的表情来逗我,真是被他打败了!

「有点。」

接着我换了外出服,拿了件外套準备出门。

「给妳!」怎知他拿了封信给我。

「这是什么?」我问。

「给妳的情书啊!」他说。走到车旁将车门打开,让我进去。

情、情、情书???「你脑袋坏掉了?」每晚都通电话、三天两头碰一次面,写啥情书!

「哪有!回家才能看。」他笑道。

一上车,他就开始问了。

「妳有驾照了没?」

「还早哩!」我说。「我还年轻,开车对我而言有点浪费。」我是真的这么觉得呀!

「妳应该满十九岁了吧!」他说。

「是呀!我跟你只差不到半个月耶!」

「那我都二十了!」他边开往大路方向边数着。

「我懒嘛!」

「懒得学开车?」他惊讶的问着,还做出不可思议的样子来。

「我是学过!但是没驾照!」我回。

「哦!还真是懒唷!」他笑着。「现代女孩子很少有人不会开车的唷!妳要多努力啦!」他看着前方,数落着我。

「谢谢!不会开车又不会怎样!」

「是不会怎样啦!反正……。」

「反正什么?」我问。

「反正妳们只要去交一个有车的男朋友就好了!不是吗?」他逗趣说着,还比着女生真幸福的样子来。「男人真是辛苦!」他说。

「你的头啦!」我伸出拳头窝向他的脑袋。

「哦!」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他又捏我了!

「开车专心点,不要玩!」

「这样才有乐趣呀!」

「乐你的头啦!」

「哦!大头还是小头呢?」他笑的奸奸的看着我。

「啊?什么东西呀?」不懂意思的我问着。

「不懂哦!」他回。

「不跟你玩了!」

「真是纯洁哦!」真是受不了他,可是也是这一点吸引了不少女性同胞,不是吗?

---------------------------------------------------------------------

到了纽约纽约,我先走进去,没想到店里头的人,一看到我便开始向我问起他有没有来?真是……奇怪!

「嘿!妳是Kevin的朋友?」一位坐在角落的男子向我问着。他长的很俊美,真的只能用俊、美来形容他这个「男人」。

「嗯,你们有约?」好奇心做祟的我,随便问了这句话。

「是呀!他跟我约在这里碰面呀!他还没到吗?」帅帅的他问着。

「他在找车位。叫我阿不就可以了,请问你是……?」我傻乎乎的回他。

「哦!我是他表弟。」他迅速回着我。

「哦!」我点头笑了笑。「不过……你长的真的很好看!」

「谢谢!」他笑着回我。不过,他笑起来还真是可爱呢!就这样我跟他先聊了一会,只是我还是不太敢相信他是他的表弟。

「嘿!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到?」Kevin就从侧门走进来,正好面对表弟。

「你又迟到,每次都要我等你!」表弟发唠叨念着。他那双明亮的大眼倒是看的人怕怕的。

「好好好!下次不会了!」他回着。「你们互相认识了吗?」他将手搭在表弟肩上笑道。

「嗯。他是你的表弟嘛!」我说。

「对呀!他长的很像梁咏琪哦?」他摸着他的脸笑道,像摸情人那样。

「是呀!不过……你们真的是表兄弟吗?」我还是怀疑的问着。

「我们长的不像吗?」白益全伸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还将表弟的头往自己身旁靠着比。

「不是啦!因为……表弟长的比你还好看耶!」这是我的真心话,表弟真的长的很可爱又俊秀。两个人的五官是真的很神似,真的是很像兄弟没错。

在一旁的表弟不禁笑了起来,他笑的实在有点夸张,因为很可爱,笑起来连眼睛看来都在笑。

「而且……他笑起来比你好看,没有什么皱纹!」我说。

「什么?」

「本来就是!我比他好看多了哦!」表弟将他推到旁边笑着。

就这样,我跟他们两个人谈到晚上十一点多Kevin才开车载我回家。

「妳竟然说其他男人比我好看?!」Kevin一上车就碎碎念。「他是我远房表弟,我们长的像是正常的!可是妳竟然说他比我还要好看!」第二句来了。

「呃你们俩个都好看。」我内心超无言,只是句讚美的话,干嘛这么在意呢?!

不过……在我心里还是不太相信那个人是他的表弟;因为事出突然,很难相信哩!虽然我跟Kevin认识不算长,但也快两年了,从没听他说过有个远房亲戚住台北,还是个大帅哥呢!嗯……真是奇怪。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
小馨 小馨

订阅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
子函 子函

订阅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
☆俊翰妈咪★ ☆俊翰妈咪★

订订订订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
那段往事~ 那段往事~

20070114

今天高中电子科的尤学长打电话来噜

其实满惊讶的,我们已经一阵子没连络了;没想到他还会主动打电话过来呢!感觉很奇妙,突然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在意学长了。

「学妹,我跟她分手了。」畅谈之中,他突然地冒出这句话来。

「啊?」我的确惊到了。

「为什么这么突然?你们不是交往很久了?」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1995年11月开始的吧!因为那时圭圭帮我打电话跟学长告白而他说出了其实他有交往的对象,对于我,他始终把我当成很知心、什么都可以聊的对象。

「我们其实个性不合,长久下来,累积久了,也会爆开。」他笑笑回着。

「是哦!」也对,相爱容易相处难,这句话似乎很对。「没关係学长又不是没姿色,下一个女人会更好的啦!」我像兄弟一样安慰着学长,此刻心里却起了点小小涟漪。

「妳呢?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我没人要。哈哈哈哈」至少我这么认为。

「才怪,是妳眼光太高了!怎么会没人要,一定是妳反应太迟钝。」学长下了注解。「学妹妳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一定会遇到懂妳的人。」

懂我的人?或许吧!

「谢谢啦!如果有,我第一个通知你」

「哦哦,那现在肯定有人要追妳!」学长的语气是肯定的。

「哪有!连个影子都没有!」我唉声叹气,身边没有人摆明了要追我啊!谁啊?!

「哈哈哈哈学妹,妳太单纯了!以前我也很欣赏妳,妳也没发现啊!现在的妳就跟以前的妳一样」

这这这这这太过份了

「喂喂喂!学长,我是很迟钝没错,但应该没很单纯,蠢到连被喜欢都不自觉吧?!」我反问。

「嗯妳是很蠢没错。」再次被下肯定的句子,我整个脸都快绿掉了。

「学长讲话还是一样毒!」我抗议。

只听到对方一直猛笑着,完全没把我的话听进去。

「喂笑够了没!?我要挂电话了哦!」呜伤到我的心了,到底是谁失恋打电话来跟我诉苦的啊!怎么变成我被挖苦咧!!

「好啦!学妹不闹妳了,这几天有没有空?」

「咦?」

「怎么?我不能约妳吗?」学长反问。

「不,不是重点是你干嘛约我?」真令人怀疑咧!

「我买车了,想邀请妳当第一个坐上副驾驶座的人啊!」

哇哦「真的假的?」学长就是爱甜言蜜语,真糟!

「真的啊!我车子明天牵回来,是新车哦!2000cc,第一个邀请妳,感动吧?」

「那我可以约人吗?」这是第二次跟学长出去"约会"呢!第一次是他毕业后那年冬天,他约我去木吉他餐厅听歌

「还要带电灯泡哦?」他真幽默咧!

「放心啦!我带的通通是飞利浦,你都认识的大电灯泡。」突然觉得自己好开心、好开心

「我想想看妳该不会是要带Fifi吧!?」这人名可让学长听到闻风丧胆,ㄟ不是,是惧怕。

「嗯哼」

「不会吧?」他难以置信。「我们俩好久没见面,这样不好啦!」他小小撒娇。

「她是我好朋友啊!这样我们两个去还被你赚到呢!啊对了,还有我另一个青梅竹马─David也可以去吗?」这样刚好一台车啊!多好

「这样刚好变两对,好像也可以。」他终于笑了。

「David不爱女人。」我下重药。

「啥?!妳刚讲什么?!」看来学长听见了。「那我很危险耶!」他抗议。

「不会啦!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这样哦!」

「你不相信我哦!」

「不会啦!那我们约下周六晚上六点,妳想去哪?」他问我。

「去哪哦?去去耕读园泡茶好了,反正你也爱泡茶。」那边场地又大、也满舒适的;会想去那边是因为Kevin的前公司就是耕读园。

「好,到时妳再跟我确定要去的有谁,不过车子顶多坐五个人而已」他特地声明。

「好啊!谢谢学长。」

「不会,是我要谢谢妳,每次跟妳聊天都很开心妳真是个开心果啊!哈哈哈哈」

= =

「学妹,是妳家的插拨还我家的?要不要接接看?」电话里头多了另一个声音,嘟嘟嘟嘟

「应该是我的,学长晚安唷祝好梦!」

「学妹喜新厌旧」学长在另一头假装唉嚎

「喂晚安啦!」此刻我心里想的,这个时间,晚上11点半多,应该也只有Kevin会直接打电话来

「晚安。」学长挂上电话的同时,我接起了另一通电话

**********************************************

PM11:40

「喂,你好。」这是我的习惯用语。

「喂妳好。」的确是Kevin的声音。「为什么响了好久妳才接,在跟谁长舌?」他问。

「学长。」我直接回答,脸上不自觉露出笑意,相信电话另一头的他听见了我的浅笑声音。

「学长?」

「对啊!高中时期那个我很喜欢的学长。」

「。」Kevin突然不出声了。

「他跟他女朋友分手了,所以就打电话给我找我聊天。」我不等他问就回答了。「怎么不说话了?」

「没有。」Kevin变沉闷了。

「最近还忙吗?」

「暂时到一个段落了,妳呢?贩售会的事弄的如何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还在连繫社团,确认一些展览图的事。」我一一说明,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向Kevin说这么多内容。

「妳还喜欢那个学长吗?」Kevin突然问了这句话。

「啊?什么?」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位学长,在我高三时,去Kevin念的美术班上课时,就有跟他分享过;那时的他有一个可爱的学妹正在交往,而我也跟学长的关係处于暧昧不明的状况

「妳是不是还喜欢着学长?」他再次问道。

喜欢吗?我不知道耶

但是,我喜欢跟学长那种无压力的聊天感觉;什么事都可以聊开,什么事都不会伤到彼此

「他是我的蓝粉知己啊!当然喜欢。」我脑袋播放着学长那张酷酷的脸,然后说一堆冷笑话,完全不搭嘎的模样,实在太好笑了。

「。」接着Kevin沉默了,我不清楚他为什么突然静了下来。

「怎么了?是不是这阵子太累了?那你要不要早点睡觉?」他的声音听来就是很累很累。

「要赶我去睡觉哦?」

「不是啦!我怕你太累了身体健康比较重要!」这是我最常说的一句话。

「我只是想听听妳的声音这样比较好睡。」他说。

「喂!你把我当催眠大师哦!睡不着打电话给我就对了,啊?!」吼,原来是这样「那要不要唱安眠曲给你听?还是宝宝乖?」我一一询问着,看他喜欢哪首歌,我就唱到他睡意跑光光,让他睡不着。

「哈哈哈」他大笑了。

「= =a"Kevin你很过份哦!原来你每天打电话找我,就是因为你睡不着。没良心的人」我实在很想海扁他一顿。

就这样Kevin继续笑着,而我则对着电话筒无言

其实我感受得到Kevin心情不好,想找我聊天

结果又听到我在跟学长聊天,聊的很愉快

虽然我不清楚他这样是不是嫉妒,但确能明白感觉的出他在生闷气

让他生闷气的人,我想

可能是我,也可能不是我

But,so what?!

每晚每晚接近这样的时间点,总是会不经意的将目光瞄向床上的电话

这似乎已变成我每天晚上必需要做的功课一样

想想,也不久吧

从我离开台北后,回到台中,与Kevin一直很热络

他也从耕读园的美术设计离职準备继续升学

时间过的好快

「喂!小笨蛋在想什么?」很快地他将我的思绪拉回眼前。「在恍神?」

「才没有咧!只是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缘份很微妙」我轻轻笑的,缘份真是一种很微妙、很微妙的东西

「哦?怎么说?」

「感觉人生就是这么微妙又不可思议,你想想看以前我们为什么会认识?」我丢了个问题给他。

回忆

1995年元月

第一次正式见面

这就是圭圭喜欢的男生吗?

他有着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

该怎么说呢?

我觉得

他长的很像

「包子」

对!对!对!包子真的像「包子」。

跟我们同年级,念美术班

长的高高的、浓密的头髮

梳着一头时下流行的「麦当劳」MM头

「为什么妳觉得他好看啊?」我用着怀疑的眼光看着圭圭。

「他长的像冯光荣」圭圭露出脸红的表情看看我们。「唉唷,我就是很羡慕有大眼睛的人嘛!」

「冯光荣??」我内心起了大问号,他是谁啊?!

「他就是常演坏人角色的那个男演员。」爱妃回答。

「呃可是他长的很好看!大大的眼睛」圭圭抢先说。

「嗯嗯嗯,原来阿圭喜欢浓眉大眼的帅哥啊!哈哈哈」我们站在走廊上,往一楼的美术班看下去,因为「包子」正坐在阶梯上,不过他的脚好像受伤了打着钢钉,穿过小腿哇哦!好痛的感觉。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状况

后来才知道他的名字─Kevin,估且我就都用「包子」叫他了。

------------------------------------------------------------

「是因为你们想升大学,所以才请老师让你们来我们班上课啊。」Kevin正经八百回答。「没记错,当时圭圭喜欢我。」

我内心os:『喂老大,这个就不用记那么清楚了= =a"』

「她欣赏你,不过你们却没什么话题聊」然后莫名其妙变成我跟Kevin很有默契、什么事都可以无所不谈。「所以我才说人生很微妙」

Kevin笑了。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包子先生吗?」

「为什么?!」关于这个问题他问过我几次,后来我都巧妙的避掉了。

「真想知道?」

「对!」

「因为你笑起来脸会皱在一起,然后五官有点黏住了,超像一颗包子的啦!哈哈哈哈」我对着电话挤眉弄眼了起来,因为他的脸实在有趣。

「喂我到底是哪里得罪妳,竟然说我像包子!妳完蛋了!」Kevin在电话另一头稍稍咆哮了一下,但音量不大。

「小气鬼,要人家说还骂人。以后再也不跟你说这些了,咧!」

我们又这样聊了一个多钟头

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我都觉得我快挂点了

而Kevin明明也想睡了,就是不挂上电话

一定要我先道晚安,他才肯挂上电话

不过,换个方向想

这样似乎感觉很甜蜜

如果就这样暧昧不明下去

好像也无妨

----------------------------------------------------------

20070214

西洋情人节当天。

我们约去看了日片七月七日晴,结果Jessica看到尾声有感而发哭的唏哩哗啦,我可爱的羽毛衣右边的袖子被她的泪水哭的湿漉漉。结果我们两个人的call机从头到尾都没响过,真的是寂寞的西洋情人节。

「妳看啦!我可怜的外套……」望着泛水灾的袖子,还真是心疼。刚走出电影院门口,我们準备去骑车。

「呜……阿不我们怎么会这么惨,情人节耶!还两个女生一起来看七月七日晴,呜……偏偏人家现在跟男朋友吵架,那个猪头又不肯道歉!人家不管啦!还是好寂寞……。」Jessica哽着鼻涕,闷闷抱怨。可是,又不是我的错,我本来就没有男朋友,情人节一个人过也没差!

「那又不重要,重要的是,妳今天过的快乐就好啦!有没有男朋友陪在身边不都一样!只是要花自己的钱愉乐自己。」对啊!如果有男朋友,就可以花他的钱,享受情人节的特别感觉。

「不管,我决定了!我要换男朋友!」嗯,Jessica说的这句话我听过数十次了。

「好,换!」

「咦?要不要call妳的Kevin出来啊?」

「什么我的?他不是我的啦!」

「为什么?他不是喜欢妳吗?妳很迟钝捏!」Jessica发挥处女座的碎碎念功,霹雳啪啦指点着我。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我想他在忙吧!女性朋友那么多……又不差我一个!」这是事实,在他身边总有好多好多的女性朋友,从年纪大的、跟我们年龄差不多的,都很欣赏他。

「想什么?把他找出来,让他请吃饭!」Jessica的眼神开始锐利了起来,她复活了!

「为什么?搞不好他在忙!」其实,我也想找他,但还是不敢。

「唉唷!妳又没打电话给他,怎么知道他忙不忙?搞不好他在等妳的电话,还是我帮妳打?」我就知道她会来这招。

「不好啦」我回着。

「那妳给我他家电话号码,我来打。」

「好嘛好嘛!我打给他总可以了吧。」我很无奈,明知他应该还在忙case的事;但其实我也想知道他现在在干嘛。

「嘟嘟嘟」电话响了几声。没人接,我打算挂掉

「喂」是阿姨(林妈妈)接的。

「阿姨好,我是阿不,请问Kevin在吗?」

「哦,阿不哦!他去Jessica那边忙CASE的事,妳要不要CALL他?」阿姨的声音听来是笑笑的。

「好啊,谢谢阿姨。」

「妳最近在忙什么?都没有来我们家,有空要常来找我们啊!」阿姨是个很热情的长辈,我很喜欢她。

「最近忙活动的事,周日要开始,等我忙完有空一定去看阿姨。」

「好啊!我等妳来哦。」

「嗯嗯,阿姨Bye─Bye!」

挂上电话,原来他还在忙CASE的事

忙很久了,这个CASE

「结果呢?」Jessica凑过来问着。「他在不在?」

「不在,他在忙。」我摇摇头,看来今年的情人节是寂寞的了。

「是哦真无聊。」

「那我们去吃饭。」我提议,反正都一趟门出来了;看看手錶也已经晚上五点半多了,吃饭不为过吧!

「好吧!就我跟妳唉寂寞难耐」Jessica继续唱着歌,我们一起走到停摩托车的停车场。

「哔哔哔」

「妳的CALL机还是我的?」Jessica从口袋里掏出CALL机来。「哈哈,不是我的。」她又大叹了一口气。

我慢慢拿起自己的CALL机看着上头的号码。

「是谁?Kevin?」Jessica很好奇。

call机上的数字是060-616810*01*530

是他,Kevin。

我的眼眶红了。

「真好,有人传530-我想妳耶阿不真幸福。」

「= =a"哪有啊!每次他都嘛乱传,不用太在意。」但我的心还是暖烘烘的,因为他还是传了这三个数字给我,其实还满感动的。

「那妳要不要回他?」Jessica问。

「怎么回,他没留电话,只留他的call机;我们现在在外面,也没办法留电话。」我皱起眉头看着Jessica。

「也对哦!那算了吧!今天的情人节就我们两个女人去Happy吧!」

就这样1997年的西洋情人节,我跟Jessica

在台中市区看完电影,到美术馆对面的餐厅吃饭

晚上十点多回到家

突然觉得自己头很痛、又晕又痛的

该不会是感冒了吧?!

OhNO

活动再过两天就到了,我不能现在生病啊!拜託、拜託

洗完澡后,我回到房间,看着书

望着墙上的时钟,十一点半。

不知道,现在的Kevin回到家休息了没有?

希望他不要把自己搞的太累,健康可是很重要的呢!

拿出我的日记本,开始一笔一画记录着今天的一切

铃铃

突然间,房间里的电话响起,响了两声我就赶快接起来。

「喂,您好。」

「喂妳好。」Kevin的笑声从另一端传了过来。「在干嘛?」

咦咦咦?我还搞不大清楚状况,因为我正在回想今天从早到晚的一切。

「妳在睡觉吗?」他没听到我的反应,立刻问着。

「没有,我在写日记。」其实已经写一半了。「你回到家了啊?」

「给妳猜。」

「在情人家?」我哦了一声笑着问他。

「最好是情人啦!!我还在小丸子他们公司。」他边说我抬头看着时钟正指着十二点半。「我快累死了」

这么晚了,小丸子还在公司加班?

「等一下我就要先走了,明天还有的忙咧!」Kevin叹了叹气。「等我画完稿子,才发现2月14日情人节已经过了」他的语气听来有点不甘心。

「情人节快乐。」我送他迟来的祝福。

「就这样哦?」他惊讶的声量从彼端传来。

「不然要怎样?!」我淡淡地反问。

「妳这没良心的。」

= =没良心的人是你吧!内心OS

「好了,我要走了;回到家我再打电话给妳,还是妳要睡了?」他的语气像是在伸懒腰,啊的一声。

「如果电话响超过五声表示我睡死了。」我把弄着手上的原子笔,因为今天其实还满累的。

「好!那我要飙车回家了,Bye」

「喂!不准飙车,骑车要注意安全。」真怕他马上挂上电话飙车回家,多令人担心的家伙啊!

「嗯。要等我。」他说。

「再说。」我暗自笑了一声。

「好啦!我要离开小丸子公司了,晚点聊。」

就这样,这个晚上我们又从一点多聊到三点多

至于内容是什么

那是秘密。

(原作者于 2008-06-20 23:38:40 重新编辑过)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
幸福我说了算 幸福我说了算

订阅。。。。。。。

我终于抢到第一排了。。。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
猪小妹MeMe 猪小妹MeMe

订订订订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
那段往事~ 那段往事~

19970915

今天

我才睡不到五小时,答应Kevin要将电脑主机借他使用

帮Kevin做一张DM,从晚上十一点多做到今天早上七、八点才拖着睡意入睡

下午一点起床,全身痠痛

实在有点不想赴约= =a"

不过答应了,就不能不去唉

将电脑主机拆掉,换好装,準备出门噜

跟爷爷奶奶说我要出门后,就骑着我的125小绿往潭子的方向

没想到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咦?我不是在家里睡觉吗?

这里是医院ㄚ?

我的手臂打着点滴

不会吧!!那刚刚有人问我家里电话几号?连络人是谁?有哪里痛或不舒服?

难不成我出车祸了?

不对ㄚ为什么我不知道我自己出车祸了?!

@_@?

后来妈从病房门走进来,问我的状况

全家人快被我吓死了

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子骑车外出,不到半小时,就接到医院的电话

「妈,我怎么了?」

「妳出车祸了啦!真是的,骑车这么不小心,还好没事,只有小擦伤!」妈在一旁担心死了,看着我的点滴已快滴完,就按了呼叫铃叫护士进来拔掉点滴。

「= =\我没感觉啊!我以为我在家里睡觉,我骑车出门是在作梦」

真的!我发誓,我出车祸一点知觉都没有

「妳撞到人了!」

「我?」

「就是躺在妳对面的那位先生,他刚好在测量路段。」

「= =a"我不记得了!」

「妳真的都没印象吗?人家说妳突然撞过去,害他飞出去,妳也弹到路中间,幸好有位开宾士的先生将车停在妳前面帮妳挡住后面的车,不然妳早变成肉酱了!」

「= =\\天ㄚ」

「妳不知道有多严重吗?!」

我摇头,因为我真的对这件事毫无印象。

「护士说妳可以回家了,有没有想吃点什么?妈买给妳吃。」爸在外头等着,看来爸也一定很着急。

「没有,我不饿,只是觉得头很痛、全身痠痛。」

「这是正常的,幸好人平安,只有擦伤。」妈边扶着我,边走出这个病房。

「妈妳说我撞到那个人,那他有没有怎样?」他早在我跟妈妈谈话时就离开了

「不知道,他只是说他的左脚好痛而已。我有留我们家的电话给他,若有什么需要请他们跟我们连络。」

「哦!」我上了爸的车后座,边看着窗外。「咦?我的摩托车跟电脑主机咧?」这才是重点

「电脑在叔叔家、车子牵去修理了。」

「嗯。」

「对了,Kevin有打电话来问妳怎么了,我跟他说妳发生车祸了,在医院。他说他要过来看看妳。」

「"我已经出院啦!」

「他说要到家里来看妳。」

回到家时已经八点了,Kevin跟爱妃在八点十分到我家

此刻我才在想,为什么爱妃也会知道呢?

后来奶奶才告诉我,爱妃也有打电话来家里,她跟她说我出车祸了,所以她才会知道。

我到三楼我的房间休息,Kevin跟爱妃到时才自行上楼。

当时我们随便聊聊,接着就聊到明天要去六福村的事怎么办?

我说没关係,还是可以去ㄚ!我没什么大碍。

晚上九点半就送他们离去。

十点多,我房间的电话响起,这是我个人专用的电话

因为方便,所以我都放在床头旁

「喂你好」

「还不睡?受伤的人要早点休息。」是Kevin打来的,「我刚到家,妳还好吗?晚上看妳的精神不是很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笑了笑,自己找了舒适的位置继续躺好。

「妳在生气吗?」

「生气?为什么我要生气?」

「因为爱妃跟着我一块去看妳」

「不会,你想太多了我只是累了!」

「那妳要睡了吗?」

「差不多了,怎么了?」

「没,只是想多跟妳说说话而已,如果妳想睡就睡吧!」

「"怎么了?」我也觉得他今天闷闷的,大概是有爱妃在不好说话吧

「妳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们再聊」

「嗯!」

「妳确定还是要去六福村吗?妳这样我不放心,我们取消好不好?」

「不好!都已经说好了啊!顶多我不要玩刺激的游戏咩!」我好想去看看六福村唷

「真的?」

「真的!」

「好吧那妳早点睡了,我也来去睡觉了,晚安唷!」

「嗯。」

其实我根本睡不着,因为我一直在思考今天发生的车祸事件

真是太诡异了!

对于这场车祸我完全没印象,更别提怎么进医院、怎么撞伤人的?

一概不知真糟

祈望被我撞伤的人,早日康复

--------------------------------------------------------

19970918

出车祸的第二天,跟Kevin及好友爱妃去六福村玩了两天一夜

我知道这样很糟糕,因为我可是病人耶!身痠痛不已,但还是照原订计划出去散散心

今年的二专联考,我、IF、爱妃、豆花、Kevin都有去报考

我们报考的是平面设计类只有豆花是报考幼教"真搞不懂他在想啥米?!

八月初成绩下来了我跟爱妃都有学校念爱妃考上岭东商专─视觉传达科;而我考上了环球商专─视觉传达科,排名第28位。虽然是间私立的学校,但高职毕业两年当中,我没有去补习过所以考得上,连自己都觉得很高兴。

不过,令我害怕的事发生了

一来是我父母亲不赞成我到斗六去念书,他们觉得太远了

二来是我父亲的事业走下坡,可能无法供给我念书而我也无法去申请助学贷款,因为父母亲年收入加起来超过104万家里又是开公司的

而我也放弃了

或许是自己不想跑那么远去念书吧

真的好远哦

想到要离我熟悉的亲人们、朋友们这么远,我就觉得很捨不得

其中一个不外乎是有段刚萌芽的感情,我不想因远距离而淡掉

今天Kevin特地从他家开到我家来接我,就是为了要带我去看医生

因为出车祸后,我的臀部好痛、好像快裂开一样!

他住在潭子,我住在大肚这段距离小远,走高速公路也要40分钟之久。

路上Kevin跟我提起爱妃的事

「妳知道那天我送爱妃回去,她做了什么事吗?」他专心开着车,而我正舒服地躺在副驾驶座椅上,因为全身痠痛的原故。

「怎么了吗?」昨天他先开车送我回我家,再开车送爱妃回丰原的家。「她跟你告白?」当然说这句话的我,纯粹开玩笑,没这意思。

他皱了眉头,此时正在停红灯。「她说为什么我无法跟她当好朋友,为什么我总是将她拒于千里之外,为什么我没有办法待她向对妳一样好」

ㄚ?「为什么呢?」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我也跟Kevin讨论过好几次了;但他总是不以为意,他并没有特意对她不好或是拒绝她。

「妳跟她不一样,妳知道的。」

「可是」我当然知道我跟爱妃不一样,个性不同嘛!

「我讨厌她那么三八、动不动就手来脚来,她要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让人觉得她这么轻浮,这样的女生是没有人会喜欢的!」Kevin对爱妃的感觉向来就没好过,会一起出游也是因为我的关係。「还有,下次若要再出去玩,请妳不要再找她了!」

爱妃在Kevin眼中真的有这么差吗?「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希望你讨厌她,好吗?」若要我选择,我可能会选择友情。

「我没说我讨厌她,我只是不欣赏她的一些行为举止。如果要我选择,我会选择妳而放弃她这个朋友。」他猜出我的心思了,「她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了吗?」

我摇头,其实我真的不敢让爱妃知道我跟Kevin的事;因为我知道她也很喜欢Kevin,为他的才华深深着迷。「她有在怀疑,但是我」

「妳没说?为什么不说清楚?这样我也省得麻烦;因为她是妳的好朋友,我就要忍受她的无理取闹吗?她的情绪是我必须去安抚或是接受的吗?」看来今天的Kevin真的有点火大了,我不知道昨天傍晚他送爱妃回家的路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真的不懂。

我沉默了,因为我明明知道她也很喜欢Kevin,但我就是无法对她坦白。

「妳应该知道我的心。」

「嗯。」

「还是我主动去告诉她我们的事情跟我的想法?」Kevin问我。

「不行。」关于这一点我坚持。

「那我能在有她的场合里不出现吗?我希望以后我们的约会就真的只有我们,妳要带其他朋友都没关係,但请不要带她,可以吗?」这时车子已经驶向沙鹿光田医院的停车场了。

「我做不到」我不想从中做选择!真的不想!

「好,那妳要我怎么做呢?妳告诉我。」车子停好了,我们两个仍是坐在车内对谈。「只要我能接受,就ok!」

「不要觉得她讨厌好吗?她很欣赏你,也希望能获得你的喜爱;你若这样对她说,她会很难过很难过的你绝对不能当面跟她说你不欣赏她、也不要将我们的事说出来」我不要变成这样,绝对不要。

「为什么不能说?」他继续问我,他认为这是件光明正大的事,为什么不能坦白去告诉她。

「因为她也很喜欢你,所以」

「那又怎样?」

「我不知道」

这是我们第一次为了爱妃的事争执这么久,但后来Kevin还是妥协了

因为他凹不过我咩

进了X光室,脱掉裤子準备照X光片,好知道是否臀骨部分出了啥问题

等了一会儿,片子出来了医生说没有大碍,应该是车祸后遗症,如果一两个月后还是如此,就要回诊

看完片子,Kevin也鬆了一口气

「幸好没事,小笨蛋。」他拍拍我的头,露出笑脸来

「可是还是好痛>"<」

「会慢慢好的啦!谁叫妳那么天去撞人家测量路线的人,真是」

好吧!我承认自己真的是猪头一个

谁叫他闪出来给我撞的ㄚ更何况在我前头有谅公车正好停着挡住了我的视线了咩

「幸好电脑主机没事。」

「妳没事比较重要,小笨蛋!」

「哦。」

就是很喜欢他这种把我放在手心上照顾的感觉

但他的异性缘实在让我无法招架,说他长的很好看吗?

我觉得就那双眼睛很迷人、会说话

身高正常178cm,体重也标準68kg

Kevin很有才华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
鑫鑫宝贝ㄉ窝 鑫鑫宝贝ㄉ窝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
amy amy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
洋ma 洋ma

故事真好看…

文笔好又流畅

期待中

赞同 0 0 发布于 4个月前 (07-27) 评论